從伙炭,看具文化斷層的世間

藝術作品往往帶著不能被簡單定義的外相,它們是社會既定知識裏的陌生體,同時亦是能勾起咱們莫名感動的文本。如果人能豁然開朗面對世事,其實一切都像極了。

香港的藝術生態環境一向予人小圈子活動的印象,除了個別的大型展覽能吸引普羅大眾,相對規模較小惟遍及全年的藝術空間及畫廊開幕,大多都只是作為藝術圈子裏的自家人分享聚會。這倩況的成因,除可追溯至香港層層的文化結構,藝術與大眾間深長的疏離感更是核心所在,因為一般市民認為自己並不能理解當代藝術。事實當是如此?藝術是否那麼深奧難明?

年頭剛過去並已舉辦第六次的伙炭工作室開放計劃,有超過40個工作室及100位藝術家參與,實屬香港藝壇一樁盛事。要點出伙炭能招徠大量觀眾的原因,離不開是規模、財團的資助及宣傳,還有是造就了與藝術家及其工作環境接觸的機會。單就最後一點而言,相反來看就是觀眾跟藝術家並不理解,更甚之,普羅市民因並不認識藝術,而促成以此好奇心走進了可耗近一天的藝術空間,體驗閒常不能嚐到的滋味。如藉斯觀點放諸香港整體藝術環境,藝術家與一般市民的文化斷層亦不無兩樣。

這個依然持續在變化的現實,由多種巧合及端由建構並發展而成,然它卻只是眾多現實存在的可能結果之一,其他並無呈現的,我們稱之為虛構。字義上,這個較虛無的字眼跟現實恰好相異,亦為藝術可以遊走的空間。

藝術不可能等於現實,但它充當著能多角度勾勒及反映現實的角色,且作為現實的延伸,豐富了現世既有的文化涵義及人類思想。事實上,虛構的藝術內容跟現實不如想像中遠。

最早期的藝術形式應是具象繪畫,排除宗教及習俗儀式等價值,它最初也離不開是為了在平面上重現自然而存在。這一類型作品,觀眾比較容易獲得可讀的元素,因為牽涉到視覺上的美感,並且具有形象作依據以閱讀。但隨著藝術的發展,作品與其反映現實的形式及方法越來越多。箇中形式演變的原因,亦基於藝術漸趨學術化而架空了作品與普羅大眾交流的渠道。例如極限主義,倘不引入道及禪等的概念加以分析,絕對錯過了更深層相互的理解機會。這情況亦跟文科學生要明白理科內容相若,如果缺乏最根本的基礎認知,理科裏的算式及符號就只是一堆莫名的圖像。

音樂在繁多的藝術形式中相對較易被大眾明白,更準確的說,不一定是要從節奏及旋律中理解到甚麼意義,而是僅僅的樂曲,不管有沒有被譜上歌詞,都往往足以牽動起聽者的情緒。音樂跟當代藝術一樣抽像,但前者無論在商業市場及獨立音樂方面都較普及,筆者在此嘗試分析其中原因。第一,音樂主要牽涉到人類五感中的聽覺,故比起當代藝術的官能認知方法更集中及簡單;其次,音樂能透過不同的媒體來傳播,如電視、唱片、劇場等,而要數影響力最大的,無疑是大氣電波及網絡;還有,正因為音樂的普及,故在人類社會中早已建立起一種文化氛圍,除學校的教授外,社會給予許多機會人民在小時候便始得到相關知識。以上,都是當代藝術所欠缺的。

當代藝術作為一門知識,跟音樂、哲學、數理、歷史等學科不無兩樣,都能進而鑽研成人的價值取向,只是能獲得更深入知識的平台多在專上學院而已。另,它的了無邊際及天馬行空,亦使太講求社會既有規則及文化的人不明白,因為它往往是框架外的意識形態。要令藝術與大眾間的疏離感消減,藝術家們當要忠誠地陳述自己的創作意念;觀眾們則要放寬一種知識上的同情心去理解。那麼,剩下的只是社會及教育等問題了。縱依然是很大的問題。


觀眾走進近日的大型的展覽《伙炭工作室開放計劃2009》,跟藝術家作交流。﹙圖為恆發行工作室﹚

藝術家需要觀眾,觀眾需要藝術,要令香港藝壇蓬勃起來,兩者相依相靠不可缺一。機會,亦隨著如伙炭藝術家以火炭工作室作為續命的藥,像騎牛找馬般爭取回來。